少妇的爱慾交响曲

二十八岁的新婚少妇珮怡,是个高挑健美、身材惹火的性感
尤物,除了妩媚动人的豔丽脸蛋,胸前那对硕大浑圆、坚挺而充
满弹性的傲人双峰,更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眼光。
今天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窄裙,搭配着丝质的白衬衫,修长
白皙的双脚踩蹬着鹅黄色的高跟鞋,正从百货公司的大门走出来
,由于是週末再加上年终大特卖,抢着要搭计程车的人群让她望
而却步,所以她决定走到下一个路口再拦计程车,不过在初冬的
台北街头,略显冰凉的寒风还是让珮怡把一直挂在手肘上的短大
衣穿上了身。
她边走边繫着大衣的腰带,虽然寒风吹乱了她波浪形的长髮
,但她那颀长曼妙、风姿绰约的体态,依旧使许多路人对她行着
注目礼,尤其当她螓首轻轻一甩、便将满头秀髮飘逸而準确的甩
蕩到右肩后面,霎时那充满撩人风味的髮型和她那彷如精彫细琢
过的姣美脸蛋,立刻让好几个男人看直了眼睛。
不过珮怡似乎已经习惯了那种猛盯着她瞧的眼光,她神色自
若地流灠着商店的橱窗,在经过一家专卖女性内衣的精品店时,
她还进去观赏了好一阵子才走出来,只是她的双手依然空空如也
,好像还是没有买到她想要的款式。
熙来攘往、车水马龙的街头,除了那些对珮怡的姿色大感惊
豔的眼光以外,还有两个男人若即若离的一直尾随着她,他们保
持着一定的距离,一左一右的跟在她背后闲逛,除了偶尔交换一
下眼神之外,那两个外型猥琐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就像毫无关联
的陌生人一般,别说珮怡没有注意到他们俩的存在,其实就算她
看到那两个人,她压根儿也不可能发觉会有什幺危机存在。

头才甫一接触,珮怡的娇躯便发出一阵愉悦的颤慄,接着,就如
同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似的,两人开始热烈的拥吻起来,儘管司
机嘴裏有着讨厌的烟臭味,但珮怡还是把自己的香舌伸进他的口
腔裏去搅拌,他们俩此来彼往,时而两舌交缠、时而舌尖互呧,
不但彼此互吞着津液,偶尔还会互相吸吮着嘴唇和磨擦牙齿,而
珮怡那『嗯嗯唔唔』的轻哼与浓浊的鼻息声,在在都说明了她此
刻正处在极度的亢奋中。
事实上,珮怡已经準备好让这个既陌生又丑陋的中年男子侵
入她的身体,虽然现在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这还算不算是强暴?
但她心里比谁都清楚,顶多再过几分钟,就在这窄小的车厢内,
她的生命历程裏便会多了一个男人,不过她总觉得有些荒谬,因
为这个即将与她合为一体的司机,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晓得,
想到这点,珮怡不禁无声的自问:「啊,这到底是怎幺回事?自
己怎会放弃了抵抗而让这男人予取予求?....天吶!谁来告诉我
,这真的是遭人强暴还是我自己正在红杏出墙?」
就在珮怡正在思索的当下,司机忽然爬起来跨跪在珮怡的胸
脯上,他握着他那根硬挺的肥屌朝着珮怡的朱唇猛塞,这突如其
来的举动让珮怡有点惊讶,等她意会过来时那充血的大龟头已经
挤开她的双唇,紧紧地顶在她的贝齿上,同时她也闻到了一股腥

胴体说道:「妳当良家妇女实在太可惜了!嘿嘿....妳应该到酒
家上班或乾脆去当妓女,这样就可以造福不少台湾同胞了....哈
哈....。」
顾不得排骨的揶揄与讥讽,珮怡只想赶快用双手掩住自己那
狼狈不堪的下体,但排骨一看她想掩盖住从她小穴裏洩露出来的
秘密,立刻一边将他的龟头顶进珮怡的肉洞、一边命令着她说:
「把手拿开,也不準遮住妳的脸,呵呵....看妳被干的表情可真
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珮怡的粉脸霎时整个嫣红起来,她羞赧无比的将螓首歪向一
旁,再也不敢去看任何一个男人的脸。
排骨坚硬而颀长的肉棒开始挺进,但可能是因为他那偏右又
往下急促弯曲的外形太过奇特,所以他的攻击并不是很顺利,他
在连续调整了好几次角度以后,才如愿的全根尽入。
起初珮怡对排骨的抽插并没有特别的感受,但是当排骨开始
如鱼得水的猛钻直干起来以后,她逐渐发觉到了明显的不同,一
股新鲜而刺激的快感从阴道窜进了她的子宫,接着又从小腹传到
她的胸腔,然后她的脑波也接收到了那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震撼
与舒坦,最后她脑中一遍空白,只是本能的脱口低呼道:「哎呀
....喔....呜....你..你的东西..好长....呜....好硬....噢..
你把人家....插的好深....哎....喔....天吶....人家从来没被
....干到这幺裏面啊....噢....唉....怎幺办?....你..是不是
....要活生生的把人家的....小屄屄..干穿呀?」
随着放浪的言词,珮怡的屁股也同时淫蕩的摇摆起来,她拼
命想去迎合那颗刁钻而有力的龟头,因为之前被山猪的大龟头把
阴道撑得有些麻痺,再加上有过多的淫水润滑,所以她一时之间
无法体验到排骨的威力,但自从被顶肏到从未被开发过的深处之
后,那份前所未有的骚痒、亢奋与刺激,促使她忘情地挺耸着下
体,她不仅想要排骨越顶越深、更期盼着能让他直捣花心。
但也许是排骨的阳具弯曲幅度过大,所以使他的龟头一直难
以碰撞到珮怡的阴蒂,这种只差临门一脚,搞得珮怡不上不下的
窘况,终于逼使她再度无耻的叫床道:「啊、啊....哎呀....喔
....嗯....排..排骨大哥....求..求你....用力....呜....噢..
再用力一点....喔....啊..拜託....请你用力....插到底....喔

毛子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全根没入珮怡的嘴裏,这幕百分之
百、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深喉咙演出,加上珮怡那对细白浑圆、不
停在那儿震荡摇晃的垂悬大奶,看得排骨是猛吞口水、直打手枪
,最后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便冲到珮怡身边,他一手爱抚着大奶
、一手握着自己的长屌去顶触和颳弄,而另外一边的秃子一看到
这光景,也立刻有样学样的顶触着另一粒大奶。
四面楚歌的珮怡很快便被玩出了全新的体验,那种浑身发热
、脑海裏光芒乱窜的虚无感,使她忽而觉得自己彷彿飘浮在无垠
的乙太、忽而又觉得自己已经跌落冰凉却舒适无比的大海,她依
稀还能记得正在顶肏她阴道的男人叫老伍,但却已经不复记忆自
己怎幺会跟他在一起作爱....而且除了老伍,还有其他男子。
一股酣爽至极、全然解脱的快感迅速布满了珮怡全身,她不
晓得自己有没有尖叫出来,她只知道自己浑身颤慄、双腿直抖,
然后便彻底的崩溃了,数量惊人的阴精不断的喷涌出来,那温热
的骚水不仅飞溅在地上,更沿着她的大腿内侧汨汨而流,甚至还
灌进她的高跟鞋裏面,那黏呼呼的感觉,让珮怡更加兴奋的踮起
脚尖,毫无顾忌的再度喷出了有如泉涌般的淫水,不过她心里比
谁都清楚,她这次爆发的不止是阴精、而且还夹杂着尿液;这第
三次的高潮,让这位素来端庄高雅的绝美少妇,竟然爽快到变成
尿失禁!
没有人知道她这次高潮持续了多久,因为就在她颤慄的娇躯
还没平息下来以前,毛子便一边发出呻吟、一边拉扯着珮怡的秀
髮低吼道:「喔....哇....干....真爽....妈的....我要射了..
..喔....啊....干....婊子....通通给我吃下去!」
毛子挤出最后一丝力气,在勉强又冲刺了几下之后,整个人
便慢慢瘫软下来,当他拔出已然软趴趴的细小肉棒时,珮怡的嘴
角也溢流出一沱白色的精液,她抬头望了望毛子,然后又低首把
毛子那沾染着精液的肉棒舔了个一乾二净,不用说,毛子的精液
至少有百分之九十已经被她吃进肚子裏。
一个乐于吞精的美女,立刻又挑起了山猪的性慾,他挤到秃
子旁边,贪婪地爱抚着珮怡那美不胜收的雪臀说:「嘿嘿....好
漂亮的屁股,不知道被别人用过了没有?」
话都还没说完,他便用食指去试探珮怡的肛门,但那从未被
人碰触过的敏感菊蕾,那容他胡乱挖掘,只见珮怡雪臀急躲,并
且紧张的回头看着他说:「啊....那里不要....那儿....不能玩
呀!」
山猪一看她如此紧张,便轻轻的抚触着她的菊蕾说:「怎幺
?妳屁眼还没被人干过吗?」
珮怡连忙点着头说:「没..没有....那地方怎幺能玩嘛?」
一听美女的后门还没被人走过,山猪立即邪恶的向排骨眨着
眼说:「要不要带她去汽车旅馆玩屁眼?呵呵....还是原装的耶
,干起来一定刺激透顶!」
排骨望了下越来越昏暗的天色说:「老子连一炮都还没发射
呢,先让我爽一炮,再来抽籤决定看谁要帮她的屁眼开苞。」
说完他一把推开毛子,赶着要把龟头插进珮怡嘴裏,但珮怡
一听他们还想玩弄她的肛门,当场便害怕起来的求饶道:「不要
啊....排骨大哥,请你放过我那个地方吧。」
但排骨并不为所动,他一面顶进珮怡的嘴巴、一面盯着她的
眼睛说道:「再啰嗦等我们干完妳屁股以后,就把妳绑在这里餵
野狗,知道吗?」
珮怡已经无法说话、也不敢再说话,她乖乖吸吮着排骨的龟
头,而老伍这时则气喘嘘嘘的嚷道:「喔....来了....快、快..
..我的心肝宝贝....赶快摇妳的翘屁股....噢....爽啊....。」
一股又浓又热的精液猛然灌入阴道深处,那份舒畅的感觉使
珮怡闭上了眼睛,而老伍还在用力扭挺着屁股,他的精液也还在
持续的喷出....。1311
然而就在这个痛快时刻,一阵尖锐而响亮的哨音忽然传了过
来,除了珮怡以外,每个男人都浑身一震,当场吓得脸色发白,
在他们面面相觑了大概一秒钟以后,只见排骨推开珮怡边拉着长
裤边跑,而意犹未尽的老伍也是跌跌撞撞的提着裤头冲了出去,
秃子则是连滚带爬的边跑边骂道:「干他妈的!怎幺会有警察?
谁去报案的?」
此刻哨音已经更加接近,同时还有人喊着:「看到凉亭了,
快点!第一小队赶快包抄过去,通通抓起来!」
这下子原来跑在最后面的山猪,再也顾不了什幺道义,他一
手推开挡在面前的毛子,然后一个箭步的冲到秃子身体,右手一
拉便又把秃子甩到了他的背后去,害得那两个倒楣的家伙撞成一
团,全都跌了个狗吃屎。
珮怡起先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只是楞在当场看着他们盲目的
窜逃,甚至连那两辆计程车爆响的引擎声都没让她回过神来,她
依旧有些茫然和困惑的望着亭外那遍泥泞而杂沓的脚印,如果不
是一阵寒风吹来,使她不禁浑身一凛,这才令她如大梦初醒般的
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然后,她意识到了自己另一层的
危机,警察来了!表示有人看见她被轮姦的场面,如果她还呆在
这里,那幺,她就会成为新闻事件的女主角....。
机敏的心灵瞬间复活了,珮怡明白这是分秒必争的时候,她
当机立断的抓起被抛在一旁的短大衣,然后边跑边穿,快速的往
石阶这边溜下山,那原本狼狈而慌张的身影,在荒烟蔓草中,很
快的又变成了长髮飘逸的迷人倩影....。
计程车已不见蹤迹、珮怡的背影也渐去渐远,一个身材健硕
高挑的年轻人走进了凉亭,他一边捡拾着珮怡散落在地上的衣物
、一边把尖刀和那些童绳军都丢进草丛裏。
另一个手上拿着哨子的年轻人也出现了,他站在第一个年轻
人背后问道:「老哥,要不要追过去把她抓回来搞?」
第一个年轻人望着差不多已将消失的倩影,轻轻的摇着头说
:「来不及了,今天就先让她回去休息吧,嘿嘿....反正她怎幺
也跑不掉的。」
第二个年轻人指着他雨衣下的裤裆说:「老哥,我这里都还
涨着咧,以后要到哪里去找她?」
第一个年轻人回头看着他说:「放心!我知道她家,你只要
把我们手机裏的照片和录影洗出来给我就好,呵呵....等过几天
我们就可以去登门拜访她了。」
说完他又叮咛着说:「老弟,去把老爸要我们挖的竹笋拿过
来吧,今天还真该谢谢老爸这个哨子呢,哈哈....没想到会这幺
管用。」
两兄弟一个抓着一袋竹笋、一个提着装满珮怡衣物的塑胶袋
,交头接耳的走向竹林裏那条下山的小径;湿冷的细雨还在飘着
,但他们俩的心头却是火热无比....。



百度搜索 搜狗搜索 好搜搜索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妞干网视频观看_妞干网在线视频_最新妞干网首页 |